当前所在位置: 网站首页 > 生活百事 >> 旅游资讯

风情湘西真正的视觉盛宴 7月发班

[日期:2018-06-19]   作者:六安市养老服务信息中心   阅读:952次

  [

旅游布局编辑

大湘西地区文化生态旅游融合发展精品线路建设总体设计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总体设计方案》)和《大湘西地区文化生态旅游融合发展精品线路建设总体工作方案》(以下简称《总体工作方案》),由湖南省湘西地区开发领导小组下发,提出把精品线路建设作为落实精准扶贫的重要抓手,推进大湘西全面小康建设。 [22] 
一环两纵四横多线集群
大湘西景观长廊大湘西景观长廊
一环:以长张高速、张花高速、包茂高速、洞新高速、沪昆高速、长韶娄高速为轴,构建“长沙-常德-张家界-吉首-怀化-邵阳-娄底-湘潭-长沙”的大湘西全景环线。 [23] 
两纵:两条纵向景观长廊
大湘西生态风情景观长廊:以包茂高速为轴,依托龙山县里耶古城,花垣县边城茶峒,吉首市矮寨奇观,凤凰县凤凰古城,芷江县受降纪念坊,洪江区洪江古商城,会同县高椅古村,靖州县地笋苗寨,通道县万佛山·侗寨、百里侗文化长廊等景区打造。
大湘西民俗文化景观长廊:以洞新高速、二广高速为轴,依托石门县壶瓶山、澧县城头山、武陵区柳叶湖、桃源县桃花源、安化县茶马古道、新化县紫鹊界梯田、新宁县崀山、双牌县阳明山、宁远县九嶷山等景区打造。 [23] 
四横:四条横向景观长廊
世界遗产景观长廊:以常张高速、张花高速为轴,依托澧县城头山,石门县夹山,张家界大峡谷,武陵源世界自然遗产,永顺县猛洞河漂流、老司城遗址、芙蓉镇,古丈县红石林,花垣县边城茶峒等景区构建。
沅水民俗景观长廊:以杭瑞高速为轴,依托桃源县桃花源,沅陵县借母溪,泸溪县浦市古镇,吉首市乾州古城,凤凰县凤凰古城、南方长城等景区构建。
沪昆高铁文化景观长廊:以沪昆高铁为轴,依托水府庙水库,涟源市湄江、冷水江市波月洞、新化县紫鹊界梯田、隆回县虎形山-花瑶、中方县荆坪古村、芷江县受降纪念坊、新晃县夜郎古国等景区构建。
湘西南原生态景观长廊:以洞新高速、武靖高速、包茂高速为轴,依托新宁县崀山世界自然遗产,武冈市武冈古城、城步县南山、绥宁县黄桑、通道县万佛山·侗寨等景区构建。 [23] 
多线:依托一环两纵四横,串接多条特色旅游精品线路。 [23] 
集群:以各条精品线路上的知名景区景点为核心,连接民族民俗村落、古村古镇、现代农业生产基地等,促成多个特色景点集群围绕文化生态旅游产业融合发展,聚合成各具特色的旅游目的地。 [23] 
12条精品旅游线路
土家探源、神秘苗乡、古城商道、侗苗风情、生态丹霞、沅澧山水、湘军寻古、神韵梅山、世外桃源、峰林峡谷、武陵民俗、瑶家古风。这12条精品线路跨自治州、张家界市、怀化市、邵阳市、娄底市、永州市、益阳市、常德市8个市州49个县市区,确定了有基础、有价值、有潜力、能发挥辐射带动作用的95个景区节点和436个景点集群(特色村镇),突破行政区域限制,把众多分散的文化旅游景区景点串联起来,实现精品线路向产业经济带转化,打造区域经济增长极,推动大湘西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和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。 [23] 

相关典故

编辑

湘西赶尸

湘西赶尸奇俗据说发源于湘西地区古代辰州所辖沅陵、泸溪、辰溪、溆浦四县。迄今没人能指出它的真实情况,一直是个谜。
明辰州府明辰州府
沈从文在他的一篇文章里写道:“经过辰州(今沅陵),那地方出辰砂,且有人会赶尸。若眼福好,必有机会看到一群死尸在公路上行走,汽车近身时,还知道避让在路旁,完全同活人一样。”
“辰州符”赶尸的地域范围往北只到朗州(常德)不能过洞庭湖,向东只到靖州,向西只到涪州巫州,向西南可到云南和贵州。传说,这些地方是苗族祖先的鬼国辖地,再远就出了界,即使老司也赶不动那些僵尸了。 [24] 

湘西会战

湘西会战,又名“雪峰山会战”、“芷江作战”(日方称“芷江攻略战”,我方称“芷江保卫战”)。 [25-26] 
湖南芷江县是进出贵州、四川,威逼贵阳,迂回重庆的军事要冲地带。在抗日战争时期,先后有苏联和美国援华空军进驻芷江。中国、苏联、美国三国的航空兵驻芷江后,主动出击,配合前方中国地面部队作战,多次袭击日本海陆、码头和阵地,给日军以沉重打击。 [25]  [27] 
日军视芷江机场为心腹大患,认为必须捣毁该飞机场,解除空中威胁,并伺机进逼四川,威胁重庆,以此挽救失败的命运。为此,中日两军在雪峰山开展了湘西会战,起于1945年4月9日,止于6月7日。双方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,战线长达200余公里。[25] 
湘西会战最终以日军彻底溃败而告终。据国民党政府军方公布的数字,日军伤亡36358 人, 俘虏官佐27 名,士兵430 人,缴获战马3347匹, 火炮24 门, 各类枪支1333 支。中国军队伤亡20660余人,其中殉国将士7817 人。 [25]  [27] 
“一纸降书落芷江”——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旧址“一纸降书落芷江”——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旧址
湘西会战的大获全胜,重挫了日军的锐气,写下了中国抗战史和中国近代史光辉的一页,此战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正面战场最后一次重要战役,对加快日军投降进程起了重大作用。 [27] 
抗战胜利之后,谈判受降的地点确定为芷江。日军从妄图侵占芷江开始湘西会战,最终又在芷江低下了不可一世的头颅。 [25] 

湘西剿匪

湘西土匪滋生于明,蔓延于清,猖獗于民国。 [28]  数百年来,大大小小的土匪盘踞在西起湘黔边界、东达常德、邵阳,北邻湖北,南接广西,总面积近7万平方公里的广大湘西地区。在旧中国的漫漫长夜,横行霸道的土匪给湘西人民带来了无尽的灾难。 [29] 
1949年9月湖南和平解放后,兵败如山倒的国民党反动派除继续在正面战场负隅顽抗外,派遣大批特务携重金赴湘西大肆收编土匪武装,妄图凭借复杂的地形条件和游击战与解放军周旋,实现其“把湘西打造成反共复国基地”的梦想。面对人民解放军的大兵压境,湘西土匪不甘心失去往日的寄生生活和既得利益,他们和狼狈逃窜的国民党残兵败将勾结在一起,拼凑起了3个暂编军12个暂编师以及“湘鄂川黔反共救国军”等10多股成建制的反动武装。 [29] 
1949年9月中旬,中南军区命令第47军经营湘西。随后,四野给第47军下达命令:进驻湘西,经营湘西,争取在不长时间内彻底肃清匪患。 [30] 
沅陵胜利公园——湘西剿匪烈士纪念塔沅陵胜利公园——湘西剿匪烈士纪念塔
1949年10月,四十七军挺进湘西,军部驻沅陵,湘西军区随后成立。 [31] 
第47军军长曹里怀兼湘西军区司令员、政委周卉萍兼湘西军区政委,所属139师并沅陵军分区,负责辰溪、沅陵、溆浦、麻阳、凤凰、乾城、永绥、沪溪八县的剿匪工作,师部设辰溪,第140师并军分区,负责芷江、晃县、会同、清县、通道、黔阳、怀化、缓宁8县的剿匪工作,驻芷江;第141师并永顺军分区,负责桑植、大庸、龙山、保靖、古丈、永顺6县的剿匪工作,师部设永顺。 [30]